johnsonshiu

 
     香港澳門大灣區低空飛行交通安全會              
HLFSA.org.hk         johnsonshiu.cn
 大灣區+澳門委員會  邵主席對未來五年的展望  2021.11.01邵主席一週年工作報告  香港委員會成員  主席2021.8.2的發言
 香港澳門大灣區直升機低空飛行交通安全會  永遠懐念陳錦釗太平紳士創始人  香港直升機場及直升機服務  中國直升機飛行員私人牌照  廣州从化良口機場(穗聯直升機通航)
 團隊員申請表格  邵氏學堂  直升機飛行安全說教一樣  中國通用航空發展前景及新投資分析  直升機盈利、主要經營及背景
 直升機的機遇與挑戰  把低空空域管理改革推向深入 为通航飞行“松绑”  廣州尚得尔航校(定翼旋翼飛機)  航空產業基地的示範是我們的目標  通用航空發展概念
 回顧刊於二 OO 八年十一月十一日的信報財經新聞  粤港澳通用航空运营产业的机遇与挑战  中國高樓頂層的直升機坪  香港直升機翱翔觀光體驗  湾区通用航空运营行业的发展思路讨论
 香港博愛醫院鄧英喜中學空童軍  向國外直升機安全組織學習  空中快線直升機場 - 港深澳  探索一下珠海作為我們的飛行基地  新中國成立70週年特別版 文化月刊給我的專訪
 穗港澳航空服务公司 穂港澳通航  香港澳門大灣區直升機飛行接駁  穗港之間首開直升機跨境飛行服務  中國直升機飛行員夢  2020年全球通用航空訂單下降
 2021年5月,通用航空数据统计  中国民用直升机市场未来10年潜力巨大  香港澳門大灣區直升機項目  廣東通用機場2020-2035佈局  香港直升機坪規劃
 籌組9+2直升機委員會  發展中國通用航空四個要素  我們開始申請AOC直升機飛行服務  肇慶廣寧第二基地綜合項目  香港國際航空學院
 辉哥论大湾区低空飞行交通安全会管理之道  一起堅持向目標邁進  羅賓遜R-22直升機組裝維修課程  歡迎粵港澳大灣區直升機服務企業及飛行會聯盟  學飛和買飛機的人
 通用航空與民航強國  我會三才管理之道  我們和香港推動水上飛機共存共榮  香港飛行服務隊的末來動向  集世之星卓誠七月花山顉合作匯
 大灣區2019年通航摘要說明  集世之星推動直升機產業化  2021年探討的議題  深圳香港跨境直升機首航  自动驾驶交通工具的前景
 李克強參觀 億航無人駕駛 「廣州飛的」研發企業  穗港澳航空服务有限公司 - 直升機  定翼小飞机运动牌照学习的介绍  香港直升機服務需求及直升機機場發展  香港直升機服務需求及直升機機場發展
 首先推動運動型類的飛行器培訓  扭转通航安全工作被动局面 必须采取强硬措施!  通用航空定义及产业链基础分类  国泰航空与东部通航战略合作 推动跨境直升机服务  无人机低空飞行应用,开辟城市领域新场景
 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建设总体方案  往來香港及廣東省城市之間的跨境直升機服務  安全的低空飞行环境提供技术支撑  影響直升機飛行安全的十大危險源  香港民航處的服務
 通航产业发展面临的乱象  1小时内覆盖全省!广东将构建航空救援体系  國內買租各種飛機的參考平台  粤港澳进入低空飞行时代 大湾区飞的蓄势待发  2009年香港-内地首次低空跨境拉力飞行在港启航
 深圳“打飞的”通勤时代来了?  低空空域管理改革  什麼是直升機重着陸  深圳有望成立低空飞行服务中心  風切變:低空飛行的“隱形殺手”
 2018年6月27日,四川省成立低空空域协同管理委员会  低空风切变下的管制措施分析  中国直升机产业的现状及发展建议  乘坐民航客機要注意的安全措施  低空联网无人机安全飞行测试报告
 直升机低空飞行:高压线为何屡成安全杀手?  我要揸飛機 Let‘s Fly HK  低空空域有序放开 安全、环保如何破局?  深圳:拟积极推动国际航线有序恢复 打造5G+智慧机场  低空解禁将形成万亿规模大市场
 数据化是推动航空高质量发展的引擎  十四五規劃中深圳是国家通用航空产业综合示范区  十四五”期间低空航行服务保障体系建设展望  廣州空港花都园区港澳台青创基地的简介  粤港澳大湾区于2019年横空出世
 直升機乘客安全措施  直升机飞行与操纵原理  低空飛行服務保障體系建設總體方案  学飞行,这些空中交通规则一定要牢记!  我們共享及教練兩座羅賓遜R22完全示範短片
 UAM 在中國發展的前景  四十人共享兩座羅賓遜培訓直升機

香港澳門大灣區(直升機)低空飛行交通安全會,成立直升機低空飛行交通安全醫護隊。國家的緊急救援力量畢竟是有限的,尤其是在面對地震、海嘯等大型自然災害發生時,我們的香港澳門大灣區(直升機)低空飛行交通安全會,將會成立在中國低空飛行交通安全會,成員將會向國家無償提供緊急救援服務。國家不需養不時之需的直升飛機救災。可以自己娛樂,推動直升飛機及相關服務,帶動相關產業的發展。在國家需要時,又可以提供援助。何樂而不為。


國家發改委官方網站發佈《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中央預算內投資專項管理辦法》,中央設專項預算支持大灣區建設!支持範圍包括廣州、深圳、珠海、 佛山、惠州、東莞、中山、江門、肇慶等9市,優先支持河套深港 科技創新合作區、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等。


數據解析 | 加強航空醫療應急救援體系和能力建設


    鐘金國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迅速從武漢向湖北全省乃至全國蔓延,確診人數從數百人上升至數萬人,事態發展之快、疫情之重令人始料不及,給國家安全、經濟發展和社會生活帶來巨大影響和衝擊,這是對我國公共衛生防疫體系和應急救援體系的又一重大考驗。在這次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關鍵時刻,軍隊運輸航空兵和地方航空公司、通用航空機隊,在開展大批量醫療人員和物資器材快速轉運、大面積航空噴灑(消毒滅殺)和空中巡查作業等緊急任務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既充分展示了航空醫療應急救援的不可替代作用,也暴露了我國航空醫療應急救援體系和能力建設方面存在的短板與瓶頸。適應國家應急管理需要,貫徹軍民融合發展戰略,直面問題、採取措施,加快航空醫療應急救援體系建設,提高航空醫療應急救援能力,勢在必行、刻不容緩。


一、航空醫療應急救援的發展


航空醫療應急救援起源於一戰,在二戰和朝鮮戰爭中得到大規模使用,後又廣泛應用於社會救援。它是利用專用或通用航空器經臨時加改裝後,將醫療資源以最快的速度送達病患,實現第一時間救護和治療。在現代醫學中有「白金10分鐘」和「黃金1小時」的急診救治概念。與常規醫療救援方式相比,航空醫療應急救援具備反應速度快、機動能力強、救援範圍廣等特點,在與時間賽跑輓救生命的過程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作用,已成為現代化醫療體系中必不可少的重要組成部分。直升機在急救和運送病患方面比地面救護車快10倍,比普通火車快4倍,且不存在交通擁堵問題,能夠有效降低死亡率40%左右。這次疫情爆發以來,面對小批量、多批次、高頻率、「點到點」緊急快速空運的緊迫需求,航空醫療應急救援充分體現了快速高效、準確靈活的優勢特點。在發生大規模軍事行動和突發災害性事件時,徵調軍用運輸機、民航飛機和通航直升機,通過實施臨時加改裝後,開展大規模、大批量傷病員應急轉運救治行動,已成為最直接、最高效、最可靠的救援方式,具有十分重要的經濟、軍事效益。朝鮮戰爭中美軍傷病員空運後送的比例約為45%,越南戰爭中美軍傷病員空運後送的比例達到了95%,海灣戰爭中空運後送比例達到了98%,阿富汗戰爭中傷病員全部實施航空醫療後送。

航空醫療救護現已成為普適化的民生需求。目前,美國、德國、瑞士、英國、日本等經濟發達國家都已建立起較為完善的航空醫療應急救援體系,形成較強的醫療救援能力。德國的救援直升機15分鐘就能到達國內任何一個地方,堪稱全球典範;美國國土遼闊,現有1400多架專業航空醫療救援飛機,84.5%的人口(約2.6億)享受到20分鐘抵達現場的航空醫療服務保障,覆蓋全國60%的公路網絡。俄羅斯專用醫療救援飛機SSJ-100 EMS已訂購12架、交付2架,歸緊急情況部管理使用。縱觀世界航空醫療應急救援的先進國家,經過幾十年的實踐探索,其救援體系建設發展具有一體化救援機制和法規體系、配套裝備設施和空管服務到位、政府運作與民間充分參與、救援行動快速響應等突出特點。


二、我國航空醫療應急救援發展存在的問題


1976年唐山大地震、2008年汶川大地震、2003年抗擊非典,到2020年抗擊新冠肺炎等突發性公共衛生安全事件,相繼暴露出我國航空醫療應急救援存在的問題與不足:

一是航空應急救援管理體制缺失。因對航空應急救援在國家公共安全體系中的重要地位作用認識不足,還未設置常態化的航空應急救援管理機構並建立相應管理機制,尚未建立科學完善的航空醫療救援管理體系與運營模式,對於重大災害的航空應急教援,從組織機構到管理方式具有明顯的臨時性。

二是專業化醫療救援隊伍薄弱。缺乏專業救援設備和技術,救援人員沒有經過實戰化的業務訓練,即使快速到達疫區,面對難度大的施救任務,也難以開展有效救治行動。

三是航空裝備及配套醫療設施嚴重不足。救援機型不配套,國產大飛機尚未納入應急救援體系,大型固定翼飛機和專業救援直升機匱乏,機載專業救援儀器嚴重不足,缺少運送烈性傳染病患者所需要的機上醫療特殊設施設備。

四是法律法規體系不健全。突發公共事件以及災害響應應急預案不完善甚至缺失,仍以應急性、臨時性、部門性決策為主,應急徵調民用航空公司、通航機隊開展航空醫療應急救援的工作流程及法規制度不健全,缺少機上緊急醫療操作規範和儀器設備配備標準。


三、加快我國航空醫療應急救援體系和能力建設的建議


2019112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九次集體學習時強調,要加強航空應急救援能力建設,完善應急救援空域保障機制;要加大先進適用裝備的配備力度,加強關鍵技術研發,提高突發事件響應和處置能力。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指示要求,充分說明瞭加強航空醫療應急救援能力建設的重要性和緊迫性。適應突發公共衛生應急響應需求,統籌中央與地方、軍事航空與民用航空,從體制機制、體系建設、政策法規、空域改革、基礎保障、人才培養等多方面,加大改革和建設力度,盡快建立覆蓋全國、軍民一體、佈局合理、保障有力的航空醫療應急救援體系,成為支撐應急管理現代化強國的重要組成部分。


1、建立健全與國家應急救援需求相適應的航空醫療應急管理體制機制。基於潛在發生的地震、火災、重大傳染性疾病等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我國已出台《國家突發公共事件總體應急預案》和《國家突發公共事件醫療衛生救援應急預案》,構建了從國家到省、市、縣的四級醫療衛生救援響應機制。航空醫療應急救援涉及到軍隊、政府和航空企業、醫療機構等多方,對接國家公共衛生快速應急響應需求,應研究建立與之相適應的航空醫療應急救援體系,做好頂層設計和整體謀劃,健全體制、完善機制、形成體系,走出具有中國特色的發展模式。結合我國國情和國際經驗,航空醫療應急救援應整體納入國家應急救援管理體系,建立「一中心、多區域、廣覆蓋」的管理體制。「一中心」即國家航空醫療應急救援指揮管理中心,作為神經中樞能夠快速響應全國突發醫療衛生事件應急需求,在重大事件發生時統一徵調全國的航空醫療應急救援資源;「多區域」是指一個城市群(如長三角、京津冀)或省級行政區域,至少建立一個航空醫療應急救援中心,滿足轄區內和臨近省市的醫療救援調度協調需求。可抓住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先機,率先建立我國首個跨省級、區域性的航空醫療應急救援中心,主動快速應對突發事件;「廣覆蓋」指各地市縣結合自身的人口、交通、地理等環境因素和潛在需求,按需建立轄區內航空醫療應急救援基地。應建立行業主管部門、航空企業與醫療機構之間跨部門、跨行業的航空醫療救護協調溝通機制,建立跨區域跨部門的應急聯動協同機制,打破行業、部門和區域壁壘,全面整合航空應急救援力量,提高應急協作和救援效能。


2、科學合理規劃航空醫療應急救援網絡體系建設。航空醫療救援網絡佈局需要滿足最佳醫療救助要求。醫學統計顯示,67%的重傷者會在25分鐘之內死亡,如傷者在15分鐘內得到良好的救治,保住生命的概率將達到80%。按照我國實際可將救援網絡的目標定義為建成一個覆蓋全國80%以上國土面積、全天響應時間在15~30分鐘以內、固定翼和直升機相配合的航空醫療救援網絡,建立「1+N+M」的航空醫療救援運營調度體系(即:1為國家層面總指揮,N為若干個區域或省市自治區,M為包括各地市區縣地面120等空地一體化的指揮網絡)。依據不同航空器特性,建立航空器兩級使用管理體制,即由國家層面調配指揮跨區域、500km以上的固定翼航空器,由區域中心或省市調度指揮本區域內或500km以下、協轉跨區域的固定翼和旋轉翼航空器;依託軍地優勢骨幹醫院建立若干基地級空地指揮調度中心,與當地120等地面急救中心聯網互通。航空醫學救援基地建設要圍繞承擔重特大突發事件傷病員空中轉運、途中救治、衛生防疫、醫療人員現場輸送、緊急藥品器械調用等應急任務,強化航空醫學救援、航空器加改裝、直升機起降點、培訓演練等裝備設施建設,建立健全航空公司、通航企業、保險機構等多方參與的航空醫學救援機制,帶動形成社會化的航空醫學應急救援體系。


3、加快推進立法和行業標準建設。隨著社會發展需求和人民生活質量要求的不斷拓展,航空醫療在國家應急救援體系中將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國家應及早推動相關立法工作,明確航空醫療在國家應急救援體系中的地位作用,健全完善法規政策,制定發展規劃,明確政府、運營企業、醫院、患者等相關方的法律責任,建立適合我國國情的運營體系和監管模式,引導和推動行業規範健康發展。應加快制定行業標準。航空醫療專業性和安全性要求非常高,涵蓋專用醫療航空器標準、機載醫療設備標準、患者上機標準、飛行技術規範、設備操作規範、專業人員標準、救援操作規範等技術標準,涉及裝備研制和認證、人員資質、醫療機構職責、企業准入和運營標準、行業管理部門職責等諸多方面,需要建立一整套完整的行業標準和規範流程。


4、加強救援裝備和基礎設施保障能力建設。航空醫療應急救援裝備分專用醫療救護航空器(常備加改裝模塊)和通用醫療救護航空器(臨時加改裝模塊),共同承擔平戰時的空運醫療救護任務。其基礎保障包括機載醫療設備、定點機場或起降點、救援信息服務和調度平台、飛行服務和監視平台、地面配套設施等。目前我國航空醫療基礎保障能力較弱,航空醫療用飛行器和機載醫療設備自主保障能力不強,缺乏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專用醫療救援飛機,從國外引進專用飛機和設備雖能解一時之急,但存在使用限制多、專用設備適航取證難、後續維修成本高等問題。我國已是民航大國,現有各型客機近4000架,但飛機平台與機載醫療設備加改裝嚴重受制於人。因無權實施臨時快速加改裝,嚴重制約了所有外購民航客機大規模、大批量航空醫療救援潛力的發揮。在機場起降點建設、救援綜合信息服務、地面專業化保障方面還存在發展瓶頸,難以有力支撐航空醫療應急救援體系化建設。應認真貫徹軍民融合發展戰略,統籌利用軍地優勢資源,明確航空醫療救援飛機、設施及物質保障體系的建設與使用要求,研究制定與空中轉運、空中救援相銜接的「基地醫院」建設標準,構建國家—區域—醫院「三位一體」的配套保障軟硬件環境條件,健全完善國家醫療應急救援保障體系。應以國產ARJ21為平台,立項研制國產專用醫療救援飛機,爭取早日交付使用。應全面提高我國醫療飛機和專用設備自主研制和配套化能力水平,加快科研攻關,研發運送核生化和烈性傳染病患者需要的機上專用醫療救護設施設備,早日實現飛機加改裝關鍵核心技術的自主可控。


(作者:肖  剛,上海交通大學航空航天學院教授;鐘金國,該學院研究員;王 科,該大學國家戰略研究院工程師。)


         Johnson Shiu, J.P.  邵焯輝 太平紳士       

  香港電話 及 Whatsapp  +852 93119968 

   徽信ID: johnson64116328     郵箱:johnson.shiu@icloud.com


Powered by ABCHK.com